【投资公司投资部】独家 | IDG主导,中国最大一笔S基金生意降生!

  • A+
所属分类:实时资讯

中国迄今最大一笔S基金生意降生了。

独家确认:一笔超重磅的6亿美元S基金重组生意花落IDG资源,买方为国际着名母基金治理机构HarbourVest主导的财团。

更多细节省出:在这笔生意中,IDG将旗下一支人民币基金中尚未退出的资产组合打包转为美元基金,又通过及格境外有限(QFLP)的结构实行生意。这是一次创新性的实验,也是QFLP的结构第一次被用于GP主导的S生意,意义特殊。

这笔生意从2019年9月启动,由IDG主导,资产包涉及的项目跨越10个。“为了能给LP实现利益最大化,又相符LP内部的决议机制,我们以为GP主导的基金重组的结构是为LP缔造更快、最高退出收益最好的方式。因此从2019年9月份确定了这个退出方式,即最先与潜在LP最先接触。”IDG资真相关卖力人告诉投资界。

历时一年,这次生意涉及金额伟大,难度之高明出想象。卖力本次生意的自力照料叹息,“这是现在亚洲最大的延续基金(continuation fund),也是最大的人民币/美金双币种转换的基金生意”,结构和执法合规性都异常庞大。从久远来看,这将是中国S基金市场一个“教科书式”案例,影响深远。

6亿美元,中国最大手笔S生意降生!

堪称开创先河之举

幽静已久的S基金市场迎来一则震撼新闻。

克日,IDG资源顺遂完成一笔重磅S基金重组生意,买方为国际着名母基金治理机构HarbourVest主导的财团。如无意外,这笔生意不仅会是今年度中国最大的S生意,也将会是中国迄今为止果然披露的最大的一笔S生意。

在这笔生意中,IDG将一个成熟的人民币基金中尚未退出的资产组合打包转为美元基金,这些资产组合的NAV(基金份额净值)跨越6亿美元,资产包涉及的项目跨越10个。而买方HarbourVest主导的财团则通过及格境外有限合资人(QFLP)的结构实行生意。

所谓QFLP(即股权基金的出资人),是指境外机构投资者在通过资格审批和其外汇资金的羁系后,将境外资源兑换为人民币资金,投资于海内的PE以及VC市场。

事实上,这并非IDG资源与HarbourVest第一次相助。早在2017年,HarbourVest就曾经在一笔6亿美元的S生意中,接手了IDG资源越南、印度分公司以及IDG资源中国治理的七支基金的部门LP份额。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继今年头昆仲资源与TR Capital相助实行人民币基金转美元基金的生意以来又一个乐成样本,而且涉及的生意金额更大、难度更高。

“这个生意为未来人民币资产通过成熟而且有规模的美元二级市场实现阶段性退出开创了先河。” IDG资真相关卖力人对投资界示意。

对方坦言,稀奇是在今年全球疫情肆虐导致全球经济、股权投资市场都受到打击的大靠山下,外洋的LP都出现出比以往更为郑重的态度。在这样的环境下,最终还能够以这样高的价钱完成生意,加倍不易。这证实优质的中国资产在全球资产设置历程仍然具有很高价值,这无疑给市场注入了一剂强心剂。

此外,这次生意的完成还具有一层意义:说明中国的营商环境优化不是空头支票,都是落在实处的,也说明中国扩大对外开放的力度不停在增强,政策环境越来越有利于国际相助。“此次与珠海自贸区举行QFLP实验的历程也充实体现了这一点。”

本次生意的自力照料相关卖力人也向投资界示意,“这是现在亚洲最大的延续基金,是最大的人民币/美金双币种转换的基金生意,是亚洲在疫情后第一个完成的大规模基金生意,更主要的是,这也是QFLP的结构第一次被用于GP主导的S生意,结构和执法合规性都异常庞大。”

独家揭秘生意背后故事:

耗时一年险些折戟,“让LP利益最大化”

这并不是一次轻松的生意。

众所,只管S基金在中国越来越受到青睐,但在现实中遇到的难题,往往让人望而却步,好比信息纰谬称、估值订价难、尽调流程庞大等等。要想杀青相助,S生意结构的设计尤为主要。

投资界独家领会到,这笔生意自2019年9月启动,是由IDG资源主导。而之以是选择基金重组的方式,是为了能够更快地为LP实现利益最大化,又相符LP内部的决议机制。“我们以为GP主导的基金重组的结构是为LP缔造最高退出收益最好的方式。”IDG资真相关卖力人示意。

在确定这种退出方式后,IDG最先与潜在LP接触。通过对境内和境外S基金市场的深入调研,IDG发现海内S基金相对于美元S基金的体量和履历都还不够成熟,会直接影响生意价钱,因此决议主要的生意方以美元S基金为主。

不外,历程中也费了一番荆棘。“我们从去年9月份最先和主流S基金相同,他们首先花了许多精神领会通过QFLP投资境内资产的执法及合规问题,由于是个新生事物,他们的global IC (全球投决会委员)也不领会。”

幸运的是,买方global IC及执法合规对创新事务的认可水平很高,在基本确定生意结构之后,漫长而详尽的尽调最先了。IDG资真相关卖力人透露,由于由于本次资产包涉及的项目跨越10个,对每个项目都要做详细的尽调,事情量伟大。“涉及我们的投资团队分享我们对行业及项目自己的展望,市场专业人士(主要是律所)对项目可生意性的判断,以及买方LP还要在市场上做大量交织验证的事情。”

但就在尽调事情按部就班举行时,新冠疫情突如其来。黑天鹅降临,全球经济陷入低谷,众多创业公司危急四伏,让这笔生意险些折戟。经由双方不懈的起劲,加之IDG的投资项目质量过硬,生意最终得以乐成推进。

对于市场最为关注的竞价环节,为了确保资产包生意的自力性以及价钱的最优性,IDG此次引入自力的第三方主导。“我们经由几轮筛选,最终选择二级市场里异常有履历的Lazard 作为本次生意的自力照料,卖力协调本次资产包的竞价环节。Lazard近年来在二级市场异常活跃,主导了多个美国、欧洲及亚洲的二手份额生意及GP主导的基金重组。” 

值得注重的是,虽然IDG并未透露此次生意详细订价情形,但从资产组合的NAV(基金份额净值)跨越6亿美元这一信息判断,现有人民币基金LP收益可观。

一个靠近生意人士对投资界透露,“LP们在仔细领会了本次生意的各个环节的操作细节后,以为GP在现在的市场环境下为基金缔造了优异的现金回报,而且生意是在原有基金到期前举行的,相当于提前拿到回报,因此都异常支持本次生意。最终的生意效果也证实,IDG的投资项目质量照样很过硬的。”

据领会,此次拿下这笔生意的买方HarbourVest也大有来头。资料显示,HarbourVest是一家历史悠久的全球私募股权投资公司,于1982年建立于美国,是全球第一家举行S 基金运作的机构,近年来已成为中国PE二级市场异常活跃的买方机构。

从无人问津到“C位出道”

大量LP等着退出,中国S基金风口已来

毫无疑问,S基金这个进口货,正在中国安营扎寨。

回首已往10年,中国VC/PE市场大发作,折叠在其中的资金总量之大超乎想象。然而随着2018年经济迎来下行周期,重大的泡沫最先破碎,再加上众多基金限期已到,大量LP排着队等退出。于是,S基金迅速成为了被寄予厚望的“救星”。

算起来,S基金的历史并不长。上世纪80年月,美国和欧洲的PE二级市场最先起步,并在耐久实践中获得了长足的生长。到2010年以后,S基金才在中国逐渐萌芽。

不外,这几年S基金在中国一直没有形成壮大的市场气力,主要缘故原由是时代险些所有的VC/PE都一股脑地去抢IPO,人人不怎么看好S基金,以为这是个“赔本甩卖”的市场。但从2017年最先,随着市场和政策层面的种种转变,S基金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响亮。

到了2018年,中国创投行业进入隆冬。银行通道关闭、母基金资金主要、上市公司股权质押爆仓……整个私募股权市场都在收紧,仅有少数头部机构可以从容募到新基金。在这一轮寒潮中,基金的流动性风险愈发受到关注,退出问题更是成为各家VC/PE最为体贴的头等大事。

悄然间,中国LP与GP的关系已经生变,更多LP最先主宰自己份额的退出选择权,而更多GP也愿意寻找除IPO、并购之外的更多退出通道。中国S基金市场正式进入主流视野,最先从少数机构“圈地”过渡到众多投资人关注。

PEI在2018年度S基金研究讲述中曾聚焦特定区域的S基金举行统计。数据剖析显示,北美区域募资49.3亿美元,欧洲区域募资25.8亿美元,亚太区域募资19.9亿美元,划分占2018年募资额的13%、10%和6%。

只管聚焦特定区域的S基金募资额规模仍然较小,但不难看出亚太区域的S基金募资规模已出现出显著的逐年上升态势。而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市场中正在募资的S基金目的募资规模累计跨越780亿美元,已经比2004年翻了十几倍之多。

与此同时,现在海内多家大型私募治理机构、母基金都对S基金营业十分努力,、元禾辰坤、苏民投、清科母基金、宜信财富、、淳石资源等都在努力结构S基金。

毫无疑问,IDG这笔生意在中国S基金的生长历程中,具有主要借鉴意义——一个信号通报出来:S基金在中国遭遇的“水土不平”正在逐一击破,且方式越发天真。而作为中国创投市场最早的入局者,IDG依然倾向于在投资的各个环节举行创新,做行业的引领者。

“首先是生意规模大。2019年海内零星也有一些S基金的生意,但单笔都在几万万左右,激不起浪花。其次是生意方式的庞大性和新颖性。之前的S基金以单项目、LP份额转让或资产包为主,此次不仅运用基金重组,还首次以QFLP的结构实行生意,难点包罗无数手艺细节——QFLP自贸区的各项约定,涉及汇率、换汇、羁系、税务、LP讲述,以及境内外两个基金的协一致众多方面。”上述靠近生意人士告诉投资界。

更主要的是,这笔生意堪称中国S基金市场“教科书式”案例,为有类似想法的海内GP们进一步探明晰蹊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