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么投资的】董明珠成被告、魏银仓被举报,珠海银隆掌门对决谁入了谁的局

  • A+
所属分类:实时资讯

  或将为两年前的一意孤行买单。

  11月13日,因获得格力董事长珠投资而声名大噪的珠海银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珠海银隆”)自曝丑闻,称其原董事长魏银仓和原总裁孙国华侵占公司利益金额跨越10亿元,该公司已经报案。紧接着,“珠海银隆原董事长魏银仓起诉董明珠”的听说又令此案加倍扑朔迷离。

  事实上,2018年以来,这家被董明珠看好的企业就一直深处业绩亏损、工厂停产、裁员、拖欠供应商贷款的泥潭中,董明珠与魏银仓的决裂也成为影响企业运气的主要因素。

  有业内人士剖析称,董明珠当初是在不懂新能源车手艺的情形下被“忽悠”入坑,现在泛起这种情形,对其自身的生长也会发生重大影响。

  掌门大战

  11月13日,珠海银隆官方微信民众号宣布声明称,该公司新一任董事会、监事会及公司治理层在履职历程中,发现公司原董事长魏银仓、原总裁孙国华涉嫌通过造孽手段,侵占公司利益金额跨越10亿元。现在,珠海银隆已向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珠海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举行报案,相关机构已正式受理。

  紧接着,魏银仓对外声称“已经起诉董明珠”,不外,详细缘故原由并未说明。

  对此,蓝鲸产经记者拨打董秘电话并发去采访提要,但住手发稿前并未收到任何回复。

  据新闻人士透露,珠海银隆新一届高管团队多为“格力系”,而魏银仓的被举报,和魏银仓的起诉董明珠,追根究底,正是这二人之间决裂和矛盾升级的体现。

  公然资料显示,珠海银隆确立于2009年,总部位于珠海,是一家以锂电池产业为谋划焦点,集电动汽车动力总成、整车制造、智能电网储能系统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新能源高新手艺企业,注册资源11亿元。

  蓝鲸产经记者查阅启信宝发现,珠海市银隆投资控股团体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银隆投资”)为珠海银隆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5.99%。董明珠作为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7.46%。此外,珠海银隆的股东清单中还包罗大连股份有限公司和京东系的宿迁涵邦投资治理有限公司等明星投资者。

  而董明珠与珠海银隆的恩怨纠葛,要从两年前的收购案提及。2016年8月,格力电器宣布拟收购珠海银隆100%股权。然则,该方案引起部门中小股东强烈否决,最终被否决。

  只是,股东的否决未能阻止董明珠对珠海银隆的青睐。2016年12月,董明珠与万达董事长等人出资30亿元,获得珠海银隆22.388%的股权。往后,她继续介入到珠海银隆的融资。停止到2017年5月,董明珠小我私人在珠海银隆的持股比例增添到17.46%,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遗憾的是,“蜜月期”只维持了两年时间,董明珠与魏银仓却突然对簿公堂,令外界一片哗然。

  董明珠“入坑”

  有业内人士向蓝鲸产经记者直言,现在来看,两年前欲促成格力电器收购珠海银隆失败的董明珠,或将要为自己的“一意孤行”买单。

  早在2017年,时任珠海银隆董事长的魏银仓就曾在公然场所示意,珠海银隆的估值应该在8万亿,并称其拥有先进成熟的手艺。甚至有媒体报道称,珠海银隆彼时已在广东珠海、河北武安及石家成三大生产基地,公司资产规模已逾百亿。

  然而,从珠海银隆现在的状态来看,不少业内人士均以为董明珠实在是被“忽悠”了。2018年以来,珠海银隆负面缠身,一再被曝出业绩亏损、工厂停产、裁员、拖欠供应商贷款等丑闻。2018年5月,该公司各大园区电池订单削减、工厂停产的新闻连续发酵;7月,南京珠海银隆新能源(产业园)商用车项目还曾被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查封。

  此外,一直被传将上岸A股市场的珠海银隆,“上市梦”也已经被斩断。据广东证监局披露,珠海银隆在1月17日便终止了IPO指点,而且是放弃而非暂停。

  同时,该公司一直引以为傲的钛酸锂手艺也遭到业内质疑。家电行业剖析师刘步尘告诉蓝鲸产经记者,钛酸锂电池的特点是平安系数高,但同时也有能量密度低的特点,这就导致了电池体积大、续航里程短,而这样的电池只能用于公交车,而不适用于轿车。因此,这项手艺实在已经成为边缘化手艺,主流企业均没有接纳。“故而,投资者和用户都不看好珠海银隆的生长。”

  不停露出的问题,也令董明珠与该公司高管的内斗亦不停升级。启信宝信息显示,2017年11月,魏银仓辞任珠海银隆董事长,孙国华担任董事长兼总裁;2018年3月25日,孙国华卸任董事长及总裁职务,由银隆第五大股东普锐资源总司理卢春泉接任董事长、曾在格力的原银隆副总裁赖信华接任总裁职务。

  有新闻称,在现在银隆公司谋划治理架构中,6位副总裁有4位源自“格力系”,且多认真实权部门,涉及车辆生产、研发、品质管控、供应链治理、财政等焦点部门,仅存的老银隆人则主要认真公司的支持部门。

  “董明珠与魏银仓的决裂是早晚的事,”刘步尘示意,此前董魏二人的理念就存在冲突,自魏银仓被“格力系”取代之后,双方的决裂就已经公然化。

  “任性”的价值

  此番珠海银隆的危急与董明珠及格力电器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由于董明珠的身份,格力电器与珠海银隆之间也发生了大量的互助和生意。蓝鲸产经记者查阅格力电器业绩讲述发现,2018年上半年,格力电器对珠海银隆的应收账款为10.45亿元,比2017年底的7.84亿元大幅增添了33.3%。然而,2018年半年报却透露出,格力电器对这跨越10亿的应收账款,只作出了6614万元的坏账计提。

  2017年2月份,格力电器为了切入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储能以及电池制造装备领域,打造公司新的产业增进点,拟与珠海银隆签署200亿的《互助协议》。而2018年4月,格力电器宣布通告称,2017年度该公司与珠海银隆现实发生的一样平常关联生意总金额为19.46亿元。

  业内人士指出,这就意味着,双方200亿的互助协议已经成空。格力电器也在通告中明确指出,预计公司及下属子公司拟与珠海银隆新发生销售、采购产物等一样平常关联生意的总金额不跨越15亿元。

  资深产业经济考察家、家电/IT行业剖析师梁振鹏向蓝鲸产经记者指出,对于格力电器这样的千亿营收规模的企业而言,珠海银隆对其发生的影响并不算大,然则在互助历程中发生的上下游产业间的生意,也可能对公司的正常谋划发生一定影响。

  与格力电器相比,董明珠小我私人或将受到更大的影响。本该于2018年5月份召开的格力电器换届大会一直在延期,董明珠是否能连任也成为业内最大的关注点。刘步尘告诉蓝鲸产经记者,珠海银隆股东的身份很可能会影响到董明珠的连任,“格力电器是国有企业,而珠海银隆是民营企业,在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中的双重身份,对董明珠小我私人的连任会是一个重大的阻碍。”

  梁振鹏也向蓝鲸产经记者示意,这对董明珠的小我私人财政和口碑都市造成一定影响。由于格力电器与珠海银隆之间完全是由于董明珠的小我私人行为才发生了联系,若是此次事宜对格力电器发生影响,那么对董明珠在格力的口碑也会有较大的负面影响。

  事实上,在董明珠执掌格力的几年里,实在验过多次的多元化战略,效果却并不尽如人意。现在,格力手机在市场上销声匿迹,造车设计也是一波三折,“用格力手机,开格力造的车”的梦想也似乎越来越远。

  梁振鹏告诉蓝鲸产经记者,格力电器的产物结构一直异常单一,空调是其生命线,这样的情形实在有很大的风险,一旦空调市场不景气,格力电器也将遭受重大袭击。多元化是企业的必行之路,只不外,从小家电到冰箱,再得手机和新能源汽车,格力电器的多元化一直都在失败。

  “企业的多元化应该是相关多元化,销售渠道的统一会让战略的乐成概率变高,而格力电器一直在走非相关的多元化,从一个机械制造企业进入到消费电子行业甚至是汽车行业,其在空调方面的销售渠道、手艺、资源对手机、新能源车没有任何辅助,这让企业面临很大的风险”,梁振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