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金】300亿美元,两大衰落科技巨头开战

  • A+
所属分类:实时资讯
广告也精彩

       施乐(市值84.44亿美元)和惠普(市值295亿美元)之间的并购大戏正式开幕。不管是蛇吞象,照样大鱼吃小鱼,恶意并购注定将是一场残酷厮杀。

11月24日,惠普再一次拒绝了施乐的要约,而就在三天前,施乐刚刚给惠普下了最后通牒。施乐示意,若是惠普在11月25日前拒绝与施乐友好商谈并购事宜,施乐将启动“恶意并购”。没想到提前一天,惠普就把拒绝的决议甩在了施乐眼前。紧接着,施乐宣布,会把其收购设计直接提交给惠普股东,这也意味着施乐将最先恶意收购战略。

双方你来我往直接互怼,让这桩337亿美元的并购生意火药味粘稠,也把两大科技巨头的力有未逮展现在市场眼前。

两大科技巨头CEO写信对垒

一个咄咄逼人,一个再三拒绝

这两家科技巨头可以说是家喻户晓。惠普现在是全球最大的打印机制造商之一,施乐则是最大的复印机制造商之一。施乐市值约80.5亿美元,仅为惠普的三分之一。

施乐收购将是一次“蛇吞象”的并购。为了吞下比自己体量大几倍的惠普,施乐已向花旗团体筹资。市场预测为完成收购惠普的生意,施乐可能需要举债至少200亿美元,其并购惠普之刻意可见一斑。

这场刚刚对外宣布不到一个月的并购,两大老牌科技公司的较量形式也很有意思,CEO相互给对方写信隔空开战:一个说,无法明白,另一个说,你逼人太甚。

本月初,施乐并购惠普的新闻传出,惠普也对外认可了这一事实。之后,惠普董事会在11月17日明确示意,拒绝施乐公司的收购提议。缘故原由是该提议不相符惠普股东的最佳利益,并将低估惠普公司的价值。

对于惠普的拒绝,施乐直接硬杠,并给出了一个终止时间。

施乐首席执行官约翰·维森丁(John Visentin)在上周四致惠普董事的一封信中写到,若是惠普在美国东部时间(11月25日)下昼5点前拒绝与施乐友好商谈并购事宜,则施乐将启动“恶意并购”程序,即直接将收购提议提交给惠普股东。

业内将此举解读称对惠普的威胁,面临威胁,惠普同样强硬。11月24日,惠普再次拒绝了施乐335亿美元的收购报价,缘故原由仍然是“这一估值低估了惠普的价值”。

作为回应,惠普向导层写信吐槽了施乐的种种不足:

第一,不看好施乐未来的生长远景。惠普公司董事会在给约翰·维森廷的一封信中写道:“我们注重到自2018年6月以来,施乐的收入从102亿美元下降到92亿美元(以12个月为基准),这给我们提出了关于贵公司的营业轨迹和未来远景的重大问题。”

据领会,施乐确实有些自身难保,在和耐久的互助同伴日本富士胶片公司解决了合资公司的纠纷之后,施乐可能面临几十亿美元的债务。

第二,指斥了施乐的收购态度不够正直。

“从你咄咄逼人的言辞和行动中可以清晰地看出,施乐有意以投契性条件强迫举行潜在的合并,而没有提供足够的信息。”惠普首席执行官恩里克·罗雷斯和董事长奇普·伯奇对约翰·维森廷此前的“威胁”十分不满。

惠普还示意,他们正在思量另外一个可能性,即惠普出头来收购施乐公司,惠普示意自己可以通过获取施乐的尽职观察信息来评估其营业优势,并决议是否对施乐睁开并购。也就是说,未来到底是蛇吞象照样象吞蛇,仍是个未知数。

一场恶意并购开战在即。

恶意并购杀到门前

惠普应该怎么办?

上个世纪70年月惠普就已经是全球盘算机的霸主了。有数据统计,停止现在全球仍有六分之一的人口在使用着惠普的产物。虽然随着时代的生长,惠普已经不复昔时绚烂,但施乐想要吞下这样一个庞然大物,并非易事。

Moor Insights&Strategy首创人兼首席剖析师帕特里克·穆尔黑德(Patrick Moorhead)以为,惠普现在占有了优势,施乐的规模仅是惠普公司的三分之一,收入也始终在下降,它对惠普的需求跨越了惠普对它的需求。

对于惠普公司的价值难以统一是这笔生意一波三折的主要缘故原由。

“虽然从全球局限来看,现在打印机及小我私人电脑销量都处于下滑态势,这也是施乐对惠普的报价达不到后者预期的主要缘故原由。但从市场份额来看,惠普的小我私人电脑营业依然排名全球前三,且思量到其80年沉淀下来的品牌价值和曾经市值跨越千亿美元,以是惠普以为现在施乐报价过低也是无可非议。”晨哨并购剖析师王浚柯告诉投资界(ID:pedaily2012)。

现在,施乐提出的生意方案为77%现金和23%换股,即每股出价17美元现金和0.137股施乐股票,合22美元/股。施乐预计将付给惠普的生意对价约为330亿美元。施乐之前在提案中称,两家公司的合并将发生协同效应,可以节约跨越20亿美元的开支。

并购是否能够乐成,取决于多方面因素,包罗出价,取得卖方多数股东的赞成,以及政府反垄断审查等。

思量到本次惠普董事会已经否认施乐的收购,未来施乐可能会提凌驾价,以取得更多股东的赞成,从而推动惠普董事会接受施乐。

有市场剖析指出,根据美国资源市场敌意收购的模式,一旦施乐或者伊坎决议启动敌意收购方案,他们可能会收购更多惠普公司股票,而且睁开股东署理人大战,劝说惠普股东替换现在的董事会成员,从而迫使惠普董事会接受施乐公司的收购要约。

“面临施乐的恶意收购,惠普董事会应该尽早在公司设立反并购条款,设立董事会分级制度,限制每年替换董事人数,同时加入对董事资格的限制条款,控制董事人选,这样即便施乐获得足够的股权,也无法取得对惠普董事会的控制权。”王浚柯示意。

华尔街“狼王”卡尔·伊坎操盘

都不想成为下一个柯达

就在两大巨头针锋相对的时刻,市场的旁观者们却更乐见这样一场并购最终成型。

从历史履历、行业走势来看,惠普与施乐合并营业或许是事态所趋。在打印机、复印机营业上,惠普和施乐存在伟大的协同效应,双方能够大幅度降低成本,厚实产物线。

这一“蛇吞象”的勇敢收购行为,将两个昔日的科技巨头连系起来,或许将扭转这些年来他们的衰败趋势。

近年来,纸质文件正在逐渐退出我们的生涯,印刷行业自然也一落千丈。用户对办公和消费打印需求不停削弱,削弱了惠普和施乐最赚钱的营业。

从惠普2019年财报来看,惠普打印营业自2019年二季度最先下滑。惠普2019三季度净营收为146.03亿美元,同比增进0.1%;净利润为11.79亿美元,同比增进34%。其中,打印营业第三季营收为49.12亿美元,同比下降5%。

施乐同样面临重重逆境。施乐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施乐本季度净营业收入为22亿美元,同比下跌6.5%,但运营利润率为2.67亿美元,同比上升12.1%。施乐本季度由于节约成本发生了3.39亿美元现金流,并上调2019年整年现金流预期至11到12亿美元。

面临施乐的衰败,其背后的股东已经坐不住了。2018年,拥有施乐10.6%股份的华尔街“狼王”卡尔·伊坎团结另一位亿万富翁大股东Darwin Deason,曾迫使施乐住手合并到富士胶片,富士胶片于同年6月起诉施乐违反条约,要求赔偿损失跨越10亿美元。

伊坎一直要求施乐举行变化,否则将“成为下一个柯达”,走上停业之路。

危急眼前巨头们求生欲望强烈。惠普新任首席执行官恩里克·罗雷斯(Enrique Lores)不久前刚宣布一项重组设计,将在2022财年底之前曾裁员最多9000人,占其全球员工总数的16%。施乐方面示意设计在今年削减6.4亿美元支出,合并后的新公司每年能够削减跨越20亿美元支出。

若是不放弃的施乐能够乐成,对行业也是一件幸事。华尔街剖析师示意,惠普和施乐公司在打印机营业领域存在重叠,两家公司团结起来更好地应对阻滞不前的打印机市场是有意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