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可以投资】网文圈大动荡:与首富马化腾“分手”,教父吴文辉的二度出走

  • A+
所属分类:实时资讯

提到吴文辉,可能许多人都不知道。但说到,信托许多网文兴趣者都不生疏,这里险些是他们上网看小说的劈头。

那些广为人知的网文大神,包罗唐家三少、我吃西红柿、天蚕土豆等人在内,他们都是从起点中文网上起身,进而成为中国最赚钱的网文作家之一。

这个网站影响了一批批年轻人,成为他们青春里最怪异的影象,他们在起点里的一个个玄幻江湖中发展、壮大,大杀四方。

而吴文辉正是起点中文网的首创人之一,从2002年确立起点,到被阅文收购,随后2017年赴港上市,他花了15年时间。在网湖里,他被称为“网文教父”。

4月27日,“网文教父”吴文辉正式脱离阅文,脱离一手确立的起点中文,由腾讯系程武接棒。吴文辉在同伙圈发文称:然天下无不散之宴席,面向大海,念书看花,等我已久。

【那些可以投资】网文圈大动荡:与首富马化腾“分手”,教父吴文辉的二度出走

在网文界闯荡的18年间,吴文辉亲手开启了一个网络文学付费阅读的时代,让网文从一个群体的兴趣酿成现在的百亿市场,他也曾先后与中国首富陈天桥、牵手,上演过轰轰烈烈的“出走”和“复仇”……昔时的传说都已远去,然则江湖犹在。

现在,自带主角光环的吴文辉已经活成了一部小说。吴文辉的传奇履历背后,是中国网络文学江湖的生长史,亦是整个网文行业的变迁史。

风云起:创起点,进盛大

在上个世纪90年月末,网络文学就已经有了开端的生长。

1997年,美籍华人朱威廉在上海确立了“天下上最大的中文原创文学网站——榕树下”。2001年,女生网络原创文学网站“潇湘书院”确立,它是最早执行女生原创文学付费的网站。

到了2002年头,我国以“文学”命名的文学网站就已经跨越500个,网文的洪荒时代到来。

此时,吴文辉刚刚从北大盘算机系结业,这时刻的他还只是一名不折不扣的网文兴趣者。

2001年11月,吴文辉(网名漆黑之心)和商学松(藏剑江南)、林庭锋(宝剑锋)、侯庆辰(意者)、罗立(漆黑左手)等几位网文资深兴趣者,配合设立了专门讨论网文作品的论坛“中国玄幻文学协会”。

2002年5月,以此为基础的起点中文网面世,随后便以拓荒者的身份,开启了海内网文江湖的新纪元。

由于话少、行动力强这些特质,吴文辉被团队成员选举为认真人,成为六人首创团队的焦点。

创业之初,起点和那时的所有阅读平台一样都是供网友免费阅读,然而,随着用户增添,商业模式和变现成为最大问题。

为了推进网文商业化,2003年6月,吴文辉、林庭锋等人提出了VIP收费模式。2003年10月,起点推出第一批8部VIP电子出书作品,千字2分,确定了行业稿酬尺度。

只管这个决议在那时饱受质疑,但厥后这套模式被验证乐成。

起点收费一年后,其注册会员突破一百万人,月均盈利跨越10万元。而作者规模超2万人,稿费早已从千字2分涨到20元。VIP收费制度,让起点中文在最初的网文江湖混战中,隐约显示出领头者的姿态。

除了开创性的VIP收费模式,吴文辉又推出月票制度:付费读者可以获得月票,投票给自己喜欢的作品,帮它提升在排行榜上的名次,获月票最多的几名作者,网站尚有款项奖励。

这两套制度都极大的推进了中国网络文学的商业化希望,直至今日,VIP付费阅读制以及月票制仍是网络文学主要的运营模式。

在这套商业模式的推动下,2005年,网络文学迎来了第一个繁荣期。也正是由于开拓了网络文学的的商业化之路,奠基了付费阅读这样影响深远的基础商业规则,吴文辉因此被封为“网络文学教父”。

风生水起后,起点中文网最先被资源盯上。2004年7月,吴文辉、林庭锋他们都来到上海,最先陆续与资源接触,其中包罗TOM和盛大。

统一时间,盛大依附署理《传奇》游戏快速崛起,31岁的陈天桥以约合90亿人民币的身家,成为最年轻的中国首富。

最终,起点中文网接受了盛大作价200万美元的收购,成为后者全资子公司,6位首创人一起加入盛大帝国,而吴文辉则出任总裁。

2007年,盛大向起点增资1亿元,这是自盛大收购起点网以来第三次,也是最大一次增资。

有了盛大的财力支持,吴文辉率领的起点加倍势不能挡,包罗唐家三少、邪月在内的诸多着名作者纷纷以数倍的身价都被起点挖走。

此时,盛大也迅速最先了对网文江湖的猛攻洗牌,先后收购晋江原创网和红袖添香;并在这三个网站的基础上,盛大网络确立自力子公司,吴文辉接任总裁一职。

据FN商业报道,到了2010年,此时吴文辉向导下的盛大文学完成了由起点中文网、红袖添香、榕树下、小说阅读网、言情小说吧、潇湘书院等多家原创网络文学网站、线下出书社等10家主要公司组成的资产结构,以知足其确立网络文学霸主的野心。

【那些可以投资】网文圈大动荡:与首富马化腾“分手”,教父吴文辉的二度出走

往后,盛大文学绚烂帝国的故事开启,吴文辉等几位起点首创人,开启了另一段传奇。

江湖变:出盛大,入腾讯

在盛大文学称霸江湖的那几年里,网络文学营业的收入成为盛大公司的主要收入泉源,其中起点中文网功不能没:2012年,盛大文学营收10.8亿元,起点营收3.6亿元;盛大文学整年盈利略超1亿元,起点盈利约7000万元。

也正是在这段时期,起点对旗下作者开放了一系列激励政策,众多网文创作者在起点发展,一群顶级网络作者脱颖而出。

2012年,唐家三少以延续100个月不停更、总阅读人次达2.6亿的惊人数字申请了吉尼斯天下纪录。

2013年,唐家三少以2650万版税收入问鼎网文作家富豪榜首,于2008年签约起点的天蚕土豆,也以2000万元的单年度版税位列昔时榜单第二。

在2015年的首届网文之王评选中,业内推选出了辰东、猫腻、梦着迷机、唐家三少、我吃西红柿五大至尊,而这五人均成名于起点。

起点和盛大文学,一时风景无两。也正是由于起点的壮大,成为吴文辉出走盛大的一根导火索。

彼时起点中文网已成自力王国,可以提及点就是盛大文学。而在盛大文学内部,CEO侯小强与总裁吴文辉的权斗暗流涌动。

那时陈天桥在突击收购新浪中失败,却遇见了主管新浪博客的侯小强,在“三顾茅庐”的盛意约请下,侯小强空降盛大,并直接成为盛大文学CEO。

此时一个尴尬的事态泛起了,2008-2013年间,侯小强在“无人不识吴文辉”的盛大文学里四处受制,前者曾经吐槽事态太庞大,“是超乎想象的”。

之后侯小强通过“云中书城”战略取得起点无线运营权、影视剧衍生运营权和第三方互助运营权,也使吴文辉心生芥蒂。

胶着之时,盛大文学也面临着外部逆境,其两次袭击上市都以失败了结,无法上市,这也意味着起点首创团队将彻底沦为只拿死人为的打工者。

一手打下半壁网文的吴文辉固然不满,早在2012年底,吴文辉已经向陈天桥提出MBO(治理者收购)设计,设计自力运营,并以此拿回起点中文网的控制权,然则一直没有获得后者的赞成。

一切种种,皆为厥后吴文辉的转身脱离埋下了伏笔。2013年3月,一场公然策反,整体去职的“阳谋”上演。

2013年3月5日,在北京加入两会的陈天桥深夜召吴文辉进京谈判;6日,以商学松为首的起点焦点团队20多人整体递交了告退信。事实上,对于这些动作,陈天桥早在几天前就收到了线报。

在6日下昼吴文辉返回上海的途中,盛大文学官方已发出邮件,信中称,董事会已经批准首创团队的去职请求,侯小强将直接认真起点中文网的事情,并随即派出团队入驻。

至此,这场“阳谋”宣告失败。

3月21日,吴文辉选择放弃起点,向一起支持自己的PE发去邮件:MBO设计到此为止。

3月25日,意气消沉的吴文辉递交了辞呈。重大的盛大文学帝国也走向衰落,绚烂逐渐褪去。

出走盛大的吴文辉并没有因此损失斗志,2013年4月,他率领首创团队加入腾讯文学,并在5月30日正式上线创世中文网。明眼人都知道,创世中文网是另一个起点。

2014年4月9日,即将出任腾讯文学CEO的吴文辉在微博叹息,“十年一觉江湖梦,一切又回到了原点,真是兴亡一叹间,下一个十年不知又是何等风浪”。

事实上,在下一个十年,江湖已经远不是当初谁人江湖了。

王者出:起点回到“起点”,千亿阅文上市

选择拥抱腾讯的吴文辉,开启了轰轰烈烈的新征程。

据pingwest品玩报道,在吴文辉入职腾讯的同年6月,便让起点中文网原白金作家猫腻转会到了腾讯文学,让那时的盛大文学掌门人侯小强扑了个空。

而此时盛大的战略也发生了改变,陈天桥将重心转移到投资方面,一度绚烂的盛大文学被“甩卖”。

于是一个看似循环的下场泛起了——2014年年终,腾讯文学收购盛大文化,价钱靠近后者巅峰时期的估值7.3亿美元。此时,吴文辉正是腾讯文学CEO。

最终,起点中文回到了吴文辉的手上,起点团队“回到起点”,这段富有戏剧性和宿命感的故事,被称为“王子复仇记”。

2015年1月,腾讯文学与盛大文学合并,正式确立,统一治理和运营旗下的起点中文网、创世中文网、潇湘书院、红袖添香等着名网文品牌,吴文辉担任阅文团体CEO。

手握多个网文品牌,作家自然成了吴文辉以及阅文最大的“利器”。到2017年6月30日,阅文平台上有640万作家,2016年中国最受迎接的50名网络作家中,与阅文签约的有41位。

凭证百度搜索指数排名,2016年最受关注的前10部小说中9部来自阅文团体内容库,《步步惊心》《鬼吹灯》《盗墓条记》《琅琊榜》《择天记》等网络热搜作品都是在阅文团体旗下。

掌舵阅文的吴文辉,面临的是一个全新的战场,而IP开发则成了他另一大“征战”利器。即通过把IP授权给影戏、电视、网剧、游戏等制作公司,以及传统图书出书商,阅文通过牢靠费及收入分成获得营收。

从2017年1月到9月,网络播放笼罩人数Top10的电视剧中,有5部都改编自网络小说,而《择天记》位列前三,它成了阅文团体全版权运营的标杆之作。

在吴文辉的率领下,阅文一起猛进。

2017年11月8日,阅文正式挂牌上市,一段时间内市值一度迫近千亿,吴文辉也圆了自己的“上市梦”。上市当天,持有3.71%阅文股权的吴文辉,一夜之间身价到达了34.43亿港元。

上市不是终点,吴文辉心中另有更远大的目的。

2018年阅文团体以155亿元收购,补足了自身所欠缺的“影视制作”营业的需要一环。

同年9月,在第二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上,吴文辉称,我们希望成为像美国漫威那样的公司,向下游延伸一定是我们的战略选择。

2019年底,来自阅文平台的IP改编网剧《庆余年》开播,这部由新丽和腾讯影业出品的剧作逆势爆红,开播豆瓣评分到达8.0。

这部剧同时也引发了大量的舆论关注,其百度指数在12月13日突破115万,最高达168万,成为自2018、2019年以来唯逐一部突破百万的剧集。

《庆余年》的热播,再度掀起了读者对原著小说的热情,直接推动小说在完结十余年后重登阅文平台脱销榜榜首。

随着这次男频IP改编的乐成实验,至此,吴文辉离自己的“中国漫威梦”又迈近了一步。

敏锐的吴文辉同时也盯上了广漠的外洋市场。从2005年左右最先,中国网络文学就已最先了外洋流传之路,那些形貌主角乐成逆袭的“爽文”小说,经由翻译后,同样吸引了巨量的外国读者。

2017年,起点国际(Webnovel)推出,成为了中国网络文学第一个正版外语平台和品牌。住手2018年底,已经上线了13000部外洋作家的原创作品和300部中文译文作品,累计接见用户跨越2000万人。

在吴文辉率领的5年间,阅文收入显著增添。2019年收入83.5亿元,2018年收入50.4亿元,2017年40亿元,2016年26亿元。

其旗下已拥有810万名创作者,1220 万部作品贮备,且乐成输出《鬼吹灯》《盗墓条记》《琅琊榜》《全职能手》《将夜》《庆余年》等大量优异网文IP并改编为影视、动漫、游戏、音频等多业态产物,触达数亿用户。

现在,吴文辉再度出走腾讯,这与2013年那次出走盛大时的决绝有所差异。这一次,吴文辉选择优雅告辞。

吴文辉的亮相显得官方且淡然,“在这一刻,就像许多‘怙恃‘一样,我们既要陪同‘孩子’一起发展,也要适时地往退却一步,学会松手,让‘孩子’开启新的人生历程”

在职务上,吴文辉也没有完全去阅文化,他将以阅文非执行董事和董事会副主席的身份,和担任阅文照料的梁晓东和其他高管,一起助力治理团队的平稳过渡。

写在最后

在阅文的通告中值得注重的是,现任联席首席执行官吴文辉和梁晓东、总裁商学松、高级副总裁林庭锋等部门高管团队成员荣退,这内里的名字大部门也是昔时起点中文网的首创人。

在最初网文的洪荒时代里,吴文辉和他的同伴走出了个通天大道宽又阔,尔后又一起履历了近20年的风雨浮沉。兜兜转转,但始终稳固的是,他们在网文这条赛道上,一直未曾脱离。

现在,网文江湖的传奇还未落幕,而吴文辉的“中国漫威梦”,我们守候下一个十年。

参考资料:

《从陈天桥到马化腾,“网文教父”吴文辉的循环宿命》,不二,FN商业

《吴文辉的10年循环:网络文学江湖劫》,Jesse,pingwest

《吴文辉的权力守护战》,小芳 江岳 ,首席人物观

《“网文教父”二度出局:曾打造近千亿阅文帝国,旗下作者年收入上亿》,财经女部落